破镜重圆

发布于 2020-07-28  346 次阅读


沈鹤浔冷着脸的坐在同样面无表情的安航对面,整个奶茶店的气氛以俩人为圆心逐渐压抑。 “我不记得我有说过我喜欢甜的东西。”最终还是安航先开了口,修长指尖在木制长桌上敲着节拍,引得沈鹤浔微微皱起了眉头,却仍然一言不发。 安航恍然失去了耐心,起身的巨大幅度晃倒了桌上的咖啡杯,里面几乎没有碰过的黑咖啡随着杯子倾倒的方向洒了出来。眼看坐在对面的沈鹤浔要遭殃。 好在经历丰富的沈鹤浔反应能力超乎常人,侧身躲过扑面而来的咖啡,只是苦了那奶茶店的精致椅子,水渍沾染上格子布料的瞬间就扩散开来。 这是一个不太好的再会 。 其实安航和沈鹤浔的关系没那么糟糕,毕竟两小无猜白头到老的案例不是没有,只是人的一生不会这么顺利,路上有点什么磕磕碰碰的也在正常不过了。 【沈鹤浔】和【安航】,无论是小学还是国中,都是以成绩和关系出名。成绩自然是该高就高,该好则好,而新生注册那天脸上写满“生人勿近”的俩人却是聊的欢乐。 呵,男人。 对此女孩们敢怒不敢言,她们觉得那个叫沈鹤浔的狐狸精勾引了安航学长,学习好就了不起吗?。 【不给她点教训是不行了。】 为此,女孩们付出了行动,可怜的沈鹤浔刚入学就被一群上来就咄咄逼人的女孩子拉拉扯扯到了女洗手间。 只是女孩们没有想到,在沈鹤浔消失的两分钟以后,整个走廊就回荡着安航跺的山响的脚步声,啪的一声推开女卫生间的门,从人堆里揪出了沈鹤浔。 事后沈鹤浔告诉安航他自己可以解决,却被安航摁着脑袋警告不许再离开他超过五分钟。 好的,好的,上次是我记错时间了。 之后沈鹤浔是男孩子的事情不知道从哪里传出去了,导致一部分航粉转成浔粉。 国中生活很平静,也让俩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光阴似箭。 三年后,安航15岁,沈鹤浔14岁,那天是安航毕业的日子,也是和沈鹤浔相处的最后一天。 以优异成绩考入一本的安航拍完毕业照,展臂接了扑他满怀的沈鹤浔。 “恭喜你啊。”沈鹤浔语气中没有多少欣喜,但安航知道这是沈鹤浔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他揉揉沈鹤浔的软发,俯身在怀中人儿唇隅处落下一吻,沈鹤浔刚刚喝过奶茶,安航在吻过的地方尝到了丝丝甜味。 安航不喜欢甜食,但他喜欢沈鹤浔唇隅的奶茶味,这是他一辈子都喜欢的味道。 之后为了庆祝安航被顺利录取,沈鹤浔找那家他和安航经常去的饭店然后给安航发了QQ。 晚上七点半,是沈鹤浔约安航的时间。 沈鹤浔早早地来到了约定地点,安航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沈鹤浔记得一清二楚。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沈鹤浔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时钟,似乎那快速移动的秒针就是安航的脚步。 七点二十八,七点二十九……七点三十!。 沈鹤浔的目光移到门口,期待着那人儿推门进来。 七点三十一,七点三十二……门口没有动静。 七点四十五,七点四十六……安航还是没有来。 他从来不不会迟到的,沈鹤浔了解安航,除非他是遇到了什么事。 于是沈鹤浔撒开腿就朝着餐厅门口跑去,他要去找他的人,一定要去。 只是还没跑出两步,那熟悉的身影便闯入了视线。 安航手执高脚杯,脸上是温婉却机械的笑,与面前站着的亭亭玉立的女子交谈着。 明明只是隔着一道玻璃。沈鹤浔却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个世界,酒杯碰撞的清脆声音在沈鹤浔听起来有些刺耳。 …… 【为什么不回我的消息,为什么要和别人在一起,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鹤浔清楚自己应该相信安航,但是“眼见为实”的道理已经充斥了他的意识,将那份信任完完全全排挤在外。

安航看到沈鹤浔的消息时已经是半夜回家了,他觉得没有什么比忘带手机更麻烦的事情了。 闪烁的呼吸灯引起了安航的注意。 【1条未读消息】

5:47 【鹤浔】 我订好了饭店,七点半记得来,103包房。 〖位置信息〗

【!】安航眼皮猛的一跳,飞快的拨通了沈鹤浔的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耳边响起冷冰冰的机械女声,安航的心悬了起来。 【鹤浔…!】 无意中碰到沈鹤浔发来的位置信息,上面显示的地点给了安航当头一棒。 他是不是看见了……。

之后的沈鹤浔一直躲着安航,无论是安航打电话还是发信息,沈鹤浔一概不理,或者路上“偶遇”安航,沈鹤浔也会扭头就走。 两人这样尴尬的关系一直保持到了安航得知沈鹤浔出国的消息。 安航得知沈鹤浔的消息时,沈鹤浔人已经在国外了,他只觉得世界一瞬间崩塌了,那个与他一起度过漫长时光的人儿已经和他天各一方了。 但是安航更在意的是,为什么沈鹤浔不相信他?。 哪怕那晚是他失了约,是他在瞒着他的情况下和别人见了面,但是但是安航相信沈鹤浔会信他,会听他解释。 但是他想错了。 沈鹤浔没有像他想象中哪样跑来质问他为什么,而是一声不吭的走掉。 安航没来由的也有些生气。

其实沈鹤浔在没有通知安航的就走的情况下也有些后悔,他觉得他应该听安航的解释,至少,他应该相信安航。 但是他怎能容忍他这么瞒着他? 至少,告诉他一声也好……。

结果就这么不欢而散。 至于奶茶店的相遇,刚回国不久的沈鹤浔表示完全是个意外。 只是俩人似乎缘分未尽。

安航遵循了意愿考上了一本,今年大二。 根据学校传统,安航所在的年纪被迫去迎接今年的大一新生。 白发鹤羽的少年比自己矮上一些,灰白带红的校服上沾着些许灰尘,那和自己同样挑染的一缕红发彰显着主人的个性。 【……沈鹤浔?】 安航有些吃惊。 被对方暗暗点名的沈鹤浔抱着知道在这个学校迟早会遇到安航的心态而没有将同样惊讶的神色表现出来,只是轻轻掩唇咳了一声 青黑与蓝红的眸子相对视几秒后,安航率先移开了目光,其实他有太多话想对沈鹤浔说,但是就前几天那事……沈鹤浔怕也还在气中。 其实沈鹤浔也想同安航说些什么,但是瞧那人早已移开视线便作罢了。 【混蛋。】

沈鹤浔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安航的生活,现在的大部分时间安航现在宁愿呆在宿舍里和舍友打游戏,对于舍友调侃的“航哥你好像变胖了”置之不理。本来这种做法只是想让自己忘记沈鹤浔,不去想有关他的事,奈何他手机上的游戏都是曾经和沈鹤浔一起玩过的,无论打开什么都会想到那个和他一起没日没夜钻研的少年,那个话少的可怜但是和自己在一起就会喋喋不休的笨蛋。 【嘶……】安航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迫使自己不在去想沈鹤浔的事情,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自己和沈鹤浔的缘分已尽,他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安航自欺欺人的想法是在听到室友们的闲言碎语的时候烟消云散的。 “诶,你们见过那个大一新生了吗,就是那个长着羽毛耳朵的那个……” “哦哦我见过,皮肤很白的那个是吧,叫什么鹤来着……。” “沈鹤浔?”

旁边发呆的安航敏锐的捕捉到了“沈鹤浔”三个字。

“对对对,就这名字,我看她啊,白白嫩嫩的。” “干嘛,你还想拐来当压寨夫人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嘭。” 安航起身的动作撞倒了旁边的椅子。 宿舍里沉默了一会,然后一个男生忽然笑道:“航哥干嘛这么激动,难不成你也看上她了?” 此时的安航很想告诉他们沈鹤浔不是女孩子,但话出却变了味儿。 “嗯。”

开学前几天沈鹤浔的鞋柜里,抽屉里,甚至是书包里都会出现或多或少的情书,一开始沈鹤浔都会一封一封认真的读,在发现这些情书又四分之三出自男孩子之手后便没有在意了,直到一日他的抽屉是干干净净的,鞋柜里也只有自己的鞋的时候。沈鹤浔觉得有些奇怪。 或许是谁帮他一口回绝了吧 。 沈鹤浔并没有多想反正他也对那些男生提不起兴趣。 毕竟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天安航帮他提行李的背影,他想伸手抓住他被风扬起的衣角,想帮他擦掉顺着侧颊流下的汗水,想……狠狠地骂他一顿。 但最终沈鹤浔都没有付诸行动,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一味空想罢了。 他觉得自己和安航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不知道怎么去打破这个僵局,那日不信他也好,没有向他解释也罢……沈鹤浔不知道该怎么认错。 那就算了……缘分天注定。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 嗯,大概就这么个意思。 提前下课的沈鹤浔在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在自己的鞋柜面前看见了正在将情书一封封拿出来丢掉的安航。

…… 沈鹤浔出现的瞬间,安航竟是慌了手脚,不留神却松了手,塑料袋里的信件哗啦啦的撒了一地。 俩人再一次陷入长久的沉默。 “对不起,安航。”这次是沈鹤浔先开了口,他的语气有些哽咽。 “当初是我不好,我应该相信你的、我本来是想、是想……” 这是沈鹤浔长这么大第一次掉眼泪,至少安航是第一次见。 瞧那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面前,还抽抽搭搭的想把之前的事情谁清楚,安航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笑。 他是高兴的。 两年了,他的沈鹤浔终于敞开心扉了,向他。 他也终于可以再一次光明正大的搂着他的小女友到处炫耀了。 他们再一次心意互通了。

“我向你保证,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粉色的花瓣,美丽地缠绕在身上。依在风里。